Osheep

时光不回头,当下最重要。

钓源游记

繁华过去楼空恨 不见文传身后名

    ——吉安钓源游记

《钓源游记》

2月15日,专程游吉安,第一站到钓源古村时,已是下午1点多了。

钓源是个小村,但能确认的五品以上官员达20余人之多,进士9人,还有一门4进士、兄弟连科等佳话。

钓源人在官场得意的同时,泛舟商海也得心应手,商号遍布湖、广、滇、黔、苏、浙等19省市。达官富贾们在家乡建豪宅,经商号,规模做到纵横16条繁华街市,500余家铺面,绵延一公里之长,被人称为“小南京”。目力所及的村头巷尾,全是画栋雕梁一片。明清建筑现在还有102栋,仅仅是咸丰年间焚毁后的原有规模的四分之一。

此处建筑布局独特,墙折、路弯、巷曲、分房向祠,处处暗藏八卦玄机。这种村落形态体现了“村座鱼尾、依山就势、面水而居、四方为大”的建村理念。

我们进到一栋里面,厅间正面墙上左有郭子仪故事画,右有《红楼梦》元春省亲诗意画,暗含子贵女荣喻意。两壁木雕有鲤鱼跳龙门、马上封猴(侯);圆形“寿”字窗雕的下部有蝙蝠倒悬,寓意“福到”,上部则嵌“出入平安”四字。

厅屋前部的屋顶上,开一口月圆形天窗,这是早上起床后由卧房一进厅屋,不需出门就能知悉天气情况,同时,也有照明的方便。巧妙的是,这天窗的雨水并不会淋湿厅堂,而是经门楣上内沿的水漏流进一侧的漏斗,再穿墙出落。

厅屋内还有一玄,就是在离大门不到2米处的天花顶上,悬置一“海涵坛”。坛中雕有太极八卦图,内头放以茶叶、铜钱、稻米、大豆之类与道符,说是能够镇宅驱邪……我们不管其功用如何,但这却是一巧妙的文化设置。

房间内还看到一描金嵌花的婚床,雕刻有麒麟送子、春夏秋冬、梅报平安等丰富的意象内涵,十分繁复。

村内巷道多是平板青石铺就,排水极佳。穿上轻快的布鞋可以到处转,即使遇上阴雨天,只要是停雨的时候,也不会湿鞋的。巷道中有一头窄一头宽的,叫“喇叭巷”;有巷道歪斜,而房屋大门与所嵌墙壁不成一线的,叫“歪门斜道”。

按古时惯例,一家三代蝉联做官,可称仕宦人家,可钓源村却更有四代蝉联者。有的民居大门不是一道,而是二三道,最多的有四道,道道功用有别。门前有设三阶者,一配迎接来客中官阶相当者,二是寓意步步高升、连升三级。

你看,多有讲究!

村中不仅有纯金的门神画,还有两块一米多长的鎏金木板画:一块绘周文王访姜子牙图,题“访贤才于渭滨”;一块绘郭子仪拜乞娘娘图,题“求富贵亦寿考”。这可是中国古代纯金画中的珍品文物。

参观时我们请了导游,一路讲解,看完。但在憩息片刻后,我又与一游伴返回书院、八老爷别墅等景点再看时,遇上该村村长欧阳钟麟,正在投入地向游人解说,听者如云。他大约六十出头,而精神很好。欧阳村长的解说与他人大为不同:主要是以说带演,手舞身行,声情并茂,其中有起伏,有过渡,有悬念,有照应,富于戏剧文化素养。听者注目凝神,不时发出阵阵掌声。

我不由得随着这位钓源文化的热心传播者再游一程,到傍晚时才不得不匆匆离开。

真觉着不虚此行!

萍乡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文化古村。

不过,激动过后,平静想来,发现这钓源虽是古官商文化的经典,但可惜的是,除了这象征他们的先人仕宦显达、商富繁华的古建筑文化外,诗文、精神、质性方面却少有见证。墙上挂有文天祥诗轴,但那仅仅是刻石拓片,而且我也在文天祥纪念馆购得四屏,原物与钓源无关,文天祥是青原区富田人。仅有的一块米芾书欧阳修《昼锦堂记》刻石,也不但只是断残之躯,而且被放在家中做坐蹲。村子虽宣传说是北宋大文豪欧阳修宗裔与后裔聚居地,立有文忠公祠,但欧阳修与这里并无直接关系。欧阳修是永丰县沙溪人,钓源是由欧阳修高叔祖、唐末博士欧阳弘开基的,欧阳修的七世孙欧阳腾也是因继嗣才到这里繁衍生息。

这让我疑惑:钓源自己有文人吗,有诗文传世吗?立文忠公祠是不是借重欧阳修的文豪名望呢?

我想,显贵者,富有者,或许握生杀予夺之权,或许会一生过得很舒服,在当世很荣耀。但最好还是也能有文流传后世为佳,那样,就能超越时间的限制,让后人在精神上与先人对上话。无文,则贵与富及其建筑物象终会随时间之久远而形迹湮灭。

语云:

久慕庐陵文运兴,钓源寻韵访幽情。

商场宦海自营卫,栋宇雕梁任赏评。

可恨楼空人去远,不留身后史书名。

世风都重眼前物,难越时空万古心!

点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