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sheep

时光不回头,当下最重要。

一张脸的开始

    《一张脸的开始》

      2002年时,我上一年级,当时我们届有7个班,我被分配到5班。一个班级很容易混成一块,用不了多久大家都会彼此熟悉。那时我们班就有一个长得很丑很黑很笨的女孩,其班里没有人喜欢和她玩,都讨厌她,当然也包括我在内。这让人惊奇,人对面孔美与丑倾向早是一种天性,而更悲惨的是天生的脸孔好与差几乎确定你前半生的命运。很快的,这小女孩还蒙在鼓里时,她丑陋的名声早就传遍整个年级了,很多男孩都会嘲笑她,给她起难听的外号,更淘气的孩子还好把她的东西扔了。不过这一次没有人会站出来帮忙,也不会有人去报告老师什么,大家都会觉得她是活该被欺负——就因为她天生丑陋。
        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,我也很讨厌她,她学习不仅笨,说话也很嘶哑,总感觉喉咙有吐不完的痰。那时的我就觉得呼吸到她吐出的氧气都觉得恶心,总会离她远远的……不过天意弄人,班主任却把我和她安排到一个位置上,说真的,那时的我真的恨不得她消失,消失,永远的消失!!所以, 不论上课还是下课,我和她的桌子总会有5厘米以上的间隙,我不喜欢她,班上的人都不喜欢她,以及其他班的男生也会嘲笑她。她就生活在这样的校园,一个人孤零零的,任人的欺负嘲笑,愚弄。她也不会告状老师,或许她内心也很自卑吧?不过更羞耻的是我才对,我也总会被朋友嘲笑跟她同桌是天意,福分什么的。由此,我更打心底讨厌她,非常非常讨厌她。
        当然,她也会有被弄哭的时候。课任老师 上课时,看到她哭了问什么事情时,她只是摇摇头一个人默默的趴着,班上没有人正看她一眼,没有向老师说明情况,因为这是她的错,她有一张丑陋的脸的错。
        后来庆幸的是,我不在和她同桌了。 我和她同一班只有三年,三年级时就因为年级调动分班了。我去到一个没有她存在的班级,她则去到一个还是任人嘲笑,任人欺负的班级,这样的生活会一直,不会改变。
        校运会——我最记得就是她校运会的事了。虽然我没有再和她一班,也不会去关心她。但至今也记得她校运会时一个人在夕阳下捡别人扔的瓶子,用一个袋子装起来,没错,看起来就像街边捡瓶子的乞丐。 那种事情,别说是我了,任何人要脸的人都觉得丢人,至于为那点钱吗?
        不过,我生命中还是有一次机会和她再次一班级,也就是初三的时候。过了几年时间,她还是那么的丑陋,那么惹人讨厌。我初三同桌是一个不爱学习,爱装B的人,经常在女生面前说自己家庭怎样怎样。一些女性课代表都很仰慕他,经常和他玩。不过实话他为人还是挺幽默的,就是有点爱装,但是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坏事也不是什么好事。但是有一回,中午放学时,我和同桌一起下楼梯时,刚好那丑陋的姑娘就在我们面前。 我同桌看到是她,直接一脚踢到她书包上,并躲到我后面,后来她回头一直看着我,我不知道她是否怀疑是我踢的,但是我永远记得那种受尽侮辱的眼神,那已经对生活屈服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  不过其实班里还是有人可怜同情她的,那就是我们初三的班主任。班主任她到毕业时也给她一个帮忙,因为她读书笨,根本靠不是高中的,班主任就给她报一个不用成绩也能上的学校。不过那时根据她本人的意思,她初中毕业后不读了……那时我才知道,她家其实很贫穷,但她很孝顺的一个姑娘。多年后,我似乎明白,那年夕阳下她不顾面子也要捡别人不要的瓶子。    
        毕业后,她没有继续读书了,终于结束了9年多的孤独被人嘲笑的生活。曾经嘲笑她的人,欺负过她的人,也没机会了,但她以后的生活又会怎样?在社会上会被人歧视吗?又被同事,领导排泄吗?我想,她不会在乎,因为她能忍受一切,仅仅是她的家人。
        这一切貌似很讽刺,她为何有这样的人生待遇?就因为她天生的丑陋,从而附属被人讥笑的生活?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否公平,但至少不是人人都能成为马云那样普通而让人敬慕的脸,谁又知那张丑陋的脸过去是怎样的?
        对不起, 那张一开始就丑陋的脸。

        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,我也很讨厌她,她学习不仅笨,说话也很嘶哑,总感觉喉咙有吐不完的痰。那时的我就觉得呼吸到她吐出的氧气都觉得恶心,总会离她远远的……不过天意弄人,班主任却把我和她安排到一个位置上,说真的,那时的我真的恨不得她消失,消失,永远的消失!!所以, 不论上课还是下课,我和她的桌子总会有5厘米以上的间隙,我不喜欢她,班上的人都不喜欢她,以及其他班的男生也会嘲笑她。她就生活在这样的校园,一个人孤零零的,任人的欺负嘲笑,愚弄。她也不会告状老师,或许她内心也很自卑吧?不过更羞耻的是我才对,我也总会被朋友嘲笑跟她同桌是天意,福分什么的。由此,我更打心底讨厌她,非常非常讨厌她。
        当然,她也会有被弄哭的时候。课任老师 上课时,看到她哭了问什么事情时,她只是摇摇头一个人默默的趴着,班上没有人正看她一眼,没有向老师说明情况,因为这是她的错,她有一张丑陋的脸的错。
        后来庆幸的是,我不在和她同桌了。 我和她同一班只有三年,三年级时就因为年级调动分班了。我去到一个没有她存在的班级,她则去到一个还是任人嘲笑,任人欺负的班级,这样的生活会一直,不会改变。
        校运会——我最记得就是她校运会的事了。虽然我没有再和她一班,也不会去关心她。但至今也记得她校运会时一个人在夕阳下捡别人扔的瓶子,用一个袋子装起来,没错,看起来就像街边捡瓶子的乞丐。 那种事情,别说是我了,任何人要脸的人都觉得丢人,至于为那点钱吗?
        不过,我生命中还是有一次机会和她再次一班级,也就是初三的时候。过了几年时间,她还是那么的丑陋,那么惹人讨厌。我初三同桌是一个不爱学习,爱装B的人,经常在女生面前说自己家庭怎样怎样。一些女性课代表都很仰慕他,经常和他玩。不过实话他为人还是挺幽默的,就是有点爱装,但是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坏事也不是什么好事。但是有一回,中午放学时,我和同桌一起下楼梯时,刚好那丑陋的姑娘就在我们面前。 我同桌看到是她,直接一脚踢到她书包上,并躲到我后面,后来她回头一直看着我,我不知道她是否怀疑是我踢的,但是我永远记得那种受尽侮辱的眼神,那已经对生活屈服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  不过其实班里还是有人可怜同情她的,那就是我们初三的班主任。班主任她到毕业时也给她一个帮忙,因为她读书笨,根本靠不是高中的,班主任就给她报一个不用成绩也能上的学校。不过那时根据她本人的意思,她初中毕业后不读了……那时我才知道,她家其实很贫穷,但她很孝顺的一个姑娘。多年后,我似乎明白,那年夕阳下她不顾面子也要捡别人不要的瓶子。    
        毕业后,她没有继续读书了,终于结束了9年多的孤独被人嘲笑的生活。曾经嘲笑她的人,欺负过她的人,也没机会了,但她以后的生活又会怎样?在社会上会被人歧视吗?又被同事,领导排泄吗?我想,她不会在乎,因为她能忍受一切,仅仅是她的家人。
        这一切貌似很讽刺,她为何有这样的人生待遇?就因为她天生的丑陋,从而附属被人讥笑的生活?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否公平,但至少不是人人都能成为马云那样普通而让人敬慕的脸,谁又知那张丑陋的脸过去是怎样的?
        对不起, 那张一开始就丑陋的脸。

点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