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sheep

时光不回头,当下最重要。

一百块钱都不给我,为小红帽“百元哥”喝采

      10月31日,深圳一对男同志“约炮”产生纠纷,并报警求助,之后,疑似警察出警时录制的视频被传出,其中一位男主角头戴小红帽的夸张造型,还有“一百块都不给我,好坏的”爆笑对白,引发网友纷纷转发,成为网络热点,该男子被网友称为“百元哥”或“深圳小红帽”。

《一百块钱都不给我,为小红帽“百元哥”喝采》
    与过去同志新闻不太受公众关注不同,这次“百元哥”的视频直接“冲出了同志圈”,在百度上用“深圳小红帽”作关键词,能搜到125万个结果。“百元哥”的经典对白被网友下载,并引发模仿狂潮,扮百元哥搞笑,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的保留节目,有好事者制成网络视频合集,引发更大范围的传播。
在社交媒体上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关于“百元哥”的消息,商家发现了他的价值,有人说他签约了,并请他为演唱会代言售卖门票,他还开通了新浪微博,头一条写道,“大家好,我是小红帽,”俨然已是网络红人,有网友称其为“男版芙蓉姐姐”,据说“档期已非常满”。
11月15日,小红帽在深圳被打的视频再次传出,一白衣长发男子当着警察的面对他进行殴打,并喊他“死人妖”。在微博和朋友圈,一些人直接以“百元哥被打,大快人心”为题传播。而在百元哥的微博评论中,也大多是讽刺和奚落。稍加留意,你会发现,对“百元哥”被打叫好的人大多是同性恋者。一边拿人娱乐,一边盼他被打。这究意是怎样的一种心理呢?我觉得或有以下原因。

其一,某些同志的自卑心理在作怪。

    很多同志最怕别人说自己不够阳刚爷们,视“娘炮”为敌,当百元哥有些娘的造型出来后,在公众中传播,很多同志担心他“丢了同志的脸”,希望他“滚出同志圈”、“赶紧消失”,偏偏“百元哥”内心强大,有点“我娘故我在”的感觉,“不停的出来吓人”,让一些同志抓狂,认为,公众看不到他的消息,就能减少对自我的偏见了。

其二,社群内部歧视和缺少榜样。

    在同志社群内部的歧视可能比来自社群外部还要多,身材好的看不起胖的或瘦的,年青的歧视老的,白领同志歧视农村的或底层的同志,“百元哥”显然是来自底层的草根同志。如果是库克式的精英出柜,自然掌声一片,但“百元哥”的突然“逆袭”,一炮走红,让很多人心里不是滋味,认为社群的“阴暗面”被放大了,被展示了。这也与中国缺少本土的精英出柜,一些同志担心在当下环境中,不了解同志的人会把同志与“百元哥”划上等号,“认为同志都是他那样”。

其三,内化的恐同症。

    长期遭受偏见和歧视,让很多同志内心非常敏感和脆弱,有些人把外部对自己的歧视内化了,这造成了一种非常奇特的现象,最恐同的人往往自己就是同性恋者,他们用恐同言论来掩盖自己的性倾向,从心理上来讲,以为骂同性恋越厉害,别人就不会再怀疑他是同志了。
最近亲友会在广州举办一个同志亲友恳谈会,我邀请一些同志来参加,其中一位朋友说,无论他如何动员,他的几位同志朋友都不愿意来,他们说“不想跟那些同性恋搞在一起。”大有一种要跟别的同性恋划清界线的味道。
无论是炒作也好,“自作自受”也罢,“百元哥”从来没有说过他代表同性恋群体,就算他成了“男版芙蓉姐姐”或“男版凤姐”,那都是他自己的事。从来没有听人说过,风姐或芙蓉姐姐丢了异性恋的脸,“百元哥”有点夸张有点娘,但他自信,再说夸张和娘一点又有什么错呢?我认为,足够自信,就能解构别人加在你身上的歧视。你不必强迫他代表你,更不要把自己内心的恐惧投射到他身上,你的恐惧不是“百元哥”造成的。
当“百元哥”被人骂“死人妖,变态”,被当街欧打的时候,如果你没有为他的处境感到难过,反而还叫好,我想说,真正病态的不是“百元哥”,而是你自己,你为何看不到自己内心的暴力,还有对他者的冷漠,你的脆弱和自卑,已经错乱的让你分不清善恶。
“百元哥”在被人骂时,至少还敢喊出一句,“我死人妖关你什么事!”而那些骂他的,喊他该打的人,你对自我的身份又有几分肯定与自信?
巴掌打在“百元哥”脸上,又何尝不是打在每一个骂他和嘲讽他的同志心里?今天他因为“死人妖”被打,而对同志的歧视如果不改善,又怎能保证有一天,你不会因为“死基佬”而被人当街殴打呢?

文章来源:http://helanonline.cn/article/10811(荷兰在线特约专栏)

点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