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sheep

时光不回头,当下最重要。

受受伤,也挺好的

上周跑步不小心狠狠地摔了一跤,为了减少地面对身体的冲劲,双手反射性往前扑。结果,右手手掌擦掉一块大皮,留下狰狞的血肉,还有钻心的痛。

《受受伤,也挺好的》

这周二我接了个截止日期在周四下班前的任务。周四上午我刚把写好的文书上交给组长,可下午一上班就遭到一阵狠批。组长要求我下午4点前按新提纲重改一遍。看着用心写地作品被批得面目全非,心理五味杂陈。

我拖着身体,回到座位,开启修改模式。组长边修改我发过去的内容,边远距离地大声数落我的不足。我一边应付着骂声,一边焦急地构思和码字,委屈和不甘随着溢到眼眶的泪水浮上心头。

终于,下午4点前修改完毕。

本以为可以歇口气,但周五上午11点,上级来了新反馈,要我在下午4点前把后面三分之二的内容按新指示改写。“那么大的篇幅,新要求和原先的还完全搭不上边,5小时,开什么玩笑?”我在心理痛骂。但deadline就在那,我无可奈何地回到座位继续找资料。

起初,急于改完而却无重下手的现状,让我抓狂。脑袋被撕扯得发疼,让我有种要砸了电脑的冲动。但情势严峻,已容不得我发泄和耍小性子了。我拍拍脸,按压住所有情绪,全身心投入。

审查、拆分、重构架、拼合,最后按了发送键后,看着电脑右下角的15:15,我微微松了口气。但,想到上面可能又有新指示,我依旧“持枪”备战。一小时后,组长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叮叮,上面说写得很不错,辛苦了。”

一声话下,我紧绷的神经“嘣”一声断开了,整个人软泥般烂在座椅上。好饿,好累,但有种如释重负的开心。

晚上洗澡时,我发现右手掌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已被嫩滑的肌肤覆盖,摸上去滑溜滑溜的,显得“一枝独秀”。看着这新生的皮肤,联想起近日风波,诸多思绪油然而生。

以前,我一直都在抗拒着挫折,抗拒着受伤。因为它们会带给我痛、悲、自卑、焦躁等非常不舒服的感受。用宠物小精灵里火箭三人组的说法就是“好讨厌的感觉”。

可是,这两次经历转变了我的这种想法。我觉得应把挫折当做一种考验,淡然地接受。而非被动地抵制,甚至逃避。因为它们其实都是披着高浓度黑巧克力外衣的蜂蜜蛋糕,只有吃掉苦涩的外层,才更能体味到蜂蜜的甜美、

就像我的右手掌,虽然摔破的前期伴随着剧痛和诸多不便。但正因为有这次摔伤之后,才让肌肤有新生的机会。

就像这次事件,熬过被骂的委屈,熬过反复修改的辛累而获得的肯定,才让我越发珍惜。而更重要的是,这次磨练,锻炼了我的情绪克制和短期抗压能力,也让我意识到工作中的盲点,以便在今后工作中,我能针对性地提升自己。

有个朋友,在优秀论文答辩过程中,论文受到老师百般攻击。答辩完后,她跟我抱怨说:“早知道就不答应参加二次优秀答辩了,纯粹找抽,还得费心重改。”两天后,她却在电话里雀跃地喊着:“叮,我之前的论文真的写得很虚。这次改完后,才觉得我是在写一篇有用的文章。”

答辩老师的苛责,让我朋友觉得懊恼;需要修改的要求,让我朋友觉得劳累。但是,倘若没有这些苛责,没有更高层次的要求,她的文章就只是个“花瓶”。接受建议,她才会意识到文章的不足;累心修改,她才能产出真正的佳作。

伤口退下厚厚的痂后,迎来重生;磨难冲刷身心后,迎来蜕变。所以,有时候受点伤,也挺好的。

点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