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sheep

时光不回头,当下最重要。

总有那么一个人,值得你去付出

《总有那么一个人,值得你去付出》

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值得和不值得,爱,工作,远方。别人没有办法替你做出评价和决定,也不能替你承受任何结果。你爱,认为值得付出,那么,你就是一个幸福的人。

1.

手机响了。我接起来,传来楚辞略酸涩的声音,”我和大陈分手了。”

“我早就想过可能会这样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。”她说。

“我没事,只是之前是你帮助我们认识的,我想还是告诉你比较好。”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挺镇静的。

她挂断了。空旷的另一边传来”滴——滴——”的响声。我把手机扔回沙发里,抱着膝盖躺进去,默默地对着天空发了一会呆。楚辞和大陈分手了?介绍他们在一起,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

2.

他们两个人,是在我家里面认识的。

楚辞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友,书香世家里长出来的疯丫头大小姐,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。大陈是我公司里的同事,人模狗样的一表人才,相处得久了,兄弟相称。一次楚辞来我家给我送猫粮,刚巧大陈过来送加班的文件,俩人遇见了就认识了。过了没几天,都来偷偷摸摸地找我打听对方。后来我把他们同时约到了我家里,介绍他们认识,让我家猫当了他们俩的见证人。

再后来我家的猫丢了,楚辞大陈在一起了。

猫没有了,我很伤心,于是常常和他俩说,你们得赔我一只猫。

大陈听到时会嘿嘿一笑假装他已经听懂了,楚辞则会学着《情深深雨濛濛》里雪姨的腔调说,什么?买猫?连门儿都没有!然后他俩放开牵着的手,用手捂住嘴,大笑起来。

嗯,这么一对在我撮合下(并没有,其实我只是打了两个电话约他们来我家)幸福的小情侣,竟然分手了。

我拿起电话打给大陈,我说,兄弟,楚辞是和我从小玩起来的朋友,我那么好的姐妹,家里从小宠爱到大的好姑娘,恋爱也没好好的谈过一次,栽在你手里了。现在你和我说你们两个分手了?

大陈在电话另一边直叹气,是她提出要和我分手的,我有什么办法。

哦?你的意思楚辞是和你玩玩的,玩了几天没意思了就把你甩了?我不信。

不是……大陈欲言又止。

那是?我表示理解不能。

我们……我本来只是随口说了一句,我们俩没人会做饭,以后结婚了日子肯定很难过,然后吵了几句。没想到隔了几天,就……分手了。大陈的声音有点苦涩。

3.

噢,我忘记了,楚辞和大陈,两个人都是文艺青年,不食人间烟火,精神领域的共鸣度可高着呢,没有想到这么快开始谈婚论嫁了,结果可能婚后谁买书架谁买吉他还没谈拢呢,先被柴米油盐给打败了。

楚辞说,分手是我提的,我舍不得,但是我们又会为了吃这个问题吵架。我不想下厨房,他也不想,我们都觉得这是涉及自己原则的重大问题,可我们又都想让对方做饭给自己吃。他不是大男子主义,但是他还是希望我能做给他吃,我觉得这真是太难了,于是就说还是分开吧。其实我现在还是挺想他的,但是我又不知道该用什么口气和表情去找他。

大陈说,那天吵了几句之后其实我很后悔,我知道她从小生活优越,家里宠着长大的,别说下厨房了,可能连饭都没自己盛过吧,是我让她受委屈了,但我没想到她原来并没有很在乎我,是我自作多情了,我还没有好到她会愿意为了我而改变下。

而我觉得我和他俩一样郁闷,这感觉就像我喜欢喝牛奶也喜欢喝威士忌,以为把它俩放在一起会更好喝,结果却发现牛奶和威士忌并不能很好地融合,而且自己也根本受不了这味道,最后既损失了牛奶又损失了威士忌。我跟楚辞这么比喻的时候她却淡淡地说,其实这两样掺在一起挺好喝的,”可能牛奶的牌子不对吧。”她摇摇头。

我说,难道你就不准备去找大陈了吗,女孩子的脸面固然重要,但是在心上人面前还是可以放一放的,以后有的是时间找回来啊。

楚辞说,她还没准备好。

我点点头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,矜持嘛,就是要晾大陈个三五天,看他还敢不敢嫌弃楚辞不会下厨了。

4.

谁知道才过了两天,出事儿了。

新一周我和大陈出差,在上海分部遇见了一个女孩,女孩叫小L,看见大陈就像我家猫见了猫粮,两眼放光,拐弯抹角打听着大陈有没有女朋友。大陈脱口而出说有,然后又很尴尬,偷偷瞄我一眼,想了一下还是说没有。结果小L递交了申请,说要为了方便项目沟通,隔天就来了帝都,进了我们的项目组,和大陈只隔两张桌。

女人为了爱情简直能强大到无往而不胜,虽千万人吾往矣,我算是见识到了。

小L好像还不知通过何种方式,知道了大陈刚和女朋友分手了,而且分开的原因是女朋友不会做饭。

5.

小L来的那天,帮大陈带了早餐,大陈没吃,趁小L去领办公用品,偷偷拿走倒了。小L回来之后容光焕发的跟大陈说,带我认识一下这边的同事吧,大陈说你找Amy带你去吧我有事,昨天文件还没整理完。

我用余光偷偷看小L,她用一只手撩起头发,一只手捏着裙摆,看起来有些委屈。

平心而论,小L不算丑,虽然清新但不脱俗,好歹也是乖巧的小家碧玉模样,应该是很多男生会喜欢的类型。刚到午饭时间,就有几个同屋的男同事过来要请她吃饭了,我看见大陈露出了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。然而敢于跨越城市追寻爱情的姑娘战斗力显然是爆表的,晚上下班,小L约了大陈,说联系了一家客户吃饭,位置都已经订好了。

我掏出手机给楚辞发微信,她男人要被撬走了,我觉得她不能再这么矜持下去了。

楚辞却十分镇定,听完跟我说,该是谁的就是谁的,顺其自然去吧。

星期三,小L带了自己包的饺子给大陈吃。午饭回来我去茶水间泡咖啡,小L还在和大陈聊天。

星期四,小L给大陈带了手作cupcake和奶茶,茶水间充满了午后点心的味道。

我跟大陈说,看不出来,你小子长进了嘿,这才几天,就有了新欢?大陈说你少来,要不是碍着同事面子,不好意思过不去,我才不要和她一起吃东西。我说少傲娇了,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姑娘吗,会做饭,会聊天,暖心又暖胃。大陈说可是这种美少女聊的天我并不是很懂啊。我说可是她会做饭。大陈说其实她长得也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。我说可是她会做饭。大陈闷着头,不说话了。

6.

星期五,不知为什么,大陈没来,小L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失落。

我打给楚辞,她却还是一副淡淡的口气,只是约了周末要来我家玩,口气听起来神神秘秘的,像在期待着什么。

7.

周六。

我靠在厨房门口,拄着头,看着系着我的围裙一本正经在厨房里给丝瓜去皮的楚辞,感觉这个世界今天的画风有点不对。本来应该是“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手破新橙”的场景,我却只能感觉到那条丝瓜在含情脉脉的楚辞手里被撕来扭去的痛苦。

然后门铃响了。

我心想不会吧,打开门,果然看见一脸大尾巴狼样的大陈。

厨房里开始飘出丝瓜的清香,白胡椒的温度,和葱姜蒜辛辣气息。那是被楚辞切的丝瓜,和大陈剁的瘦肉熬出来的汤的味道。

我说,所以你们本来就只是普通的吵架对吧,所以我应该感谢小L,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,然后让你们和好了吗。

楚辞只是抿着嘴笑,不说话。我在她眼里看到了羞涩,幸福,坦荡的喜欢。

大陈说,和小L吃了三天饭,虽然她会做饭,而且做的不错,可是他们一起吃饭的时间,那种没有话题一起聊的感觉,简直让他度日如年。小L是那种适合结婚的姑娘,贤惠,手巧,能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,能穿着精致的连衣裙出现在他面前,端着美好的cupcake,和声细语地和他聊今天电视里的新闻和娱乐八卦,工作不顺心安慰他,下班之后等他,他在加班时陪他。可是真的遇上她之后,他却发现,原来会做饭真的不是最重要的事,有很多东西,看不见摸不着,却比这些重要多了。

我说,可是人家为了你,能从上海跑来北京。

大陈白我一眼说,可是我为了楚辞,愿意系上围裙去学做饭。

楚辞说,不许问我们是谁先给谁打了电话的,反正能被撬走的男人,我才不要呢。

我说看来昨天大陈没来上班,原来是策划和好这事儿去了。大陈不说话,看着我笑。

楚辞把汤端了过来,我尝了一勺,没放盐。我说,你们没放盐。

楚辞尝了一勺说,真好喝。

大陈尝了一勺说,真好喝。

点赞